信箱與賬單

  
一個朋友要我幫她換掉她信箱下面的柱子,但要留下那個她喜愛的舊信箱盒子。信箱和柱子之間有許多螺絲,只有一個生蛌瑭陬滅黎ㄓU來。為了松一下最後一個螺絲,我用胳膊抱住信箱使勁向上猛拉。這時,一輛卡車經過,卡車司機把腦袋伸出車窗朝我喊道:“老兄,沒用的。我也曾這樣試過,但仍能收到賬單。”